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养殖 » 正文

是他触动了我寂寞的弦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6:39:57  

  决不依靠男人生活

  大学毕业后,我就分到了现在的国有企业工作,不久,便感到单位过于清闲, 总觉得过这样的日子有点耗费青春。业余时间,我除了和闺中密友逛街以外,就没有其他事情可做。在这种状态下,我突然想谈恋爱。

  那年年底,我的一位同学跟我说,她的朋友里,有一个从农村进城做生意发了家的大款,一直想找一个人品好、有文化、素质高的姑娘作为终生伴侣。她说看我人挺稳重,文化程度挺高,年纪也合适,最重要的是我的外貌挺符合人家的审美标准,就想把我介绍给他。那时候,我一直宿命地认为爱情和婚姻总要靠突遇的缘分,其他的都不重要,主动相亲的婚姻不是我想要的,更不会为了钱去选择一个男人。

  也许是生活过于单调,后来,经不住朋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导,我答应了见他一面。

  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冷,我在朋友们的安排下,和阿呈见了第一面。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还算可以,觉得他这个人面相善良,看上去人也很忠厚,没有某些有钱人那不可一世的样子,还似乎很有事业心。

  也就是因为这一面,我和阿呈的交往开始了。

  阿呈是农村人,初中还没毕业,就跟随他二叔进城做生意,后来,慢慢地滚雪球似的发展起来了。现在他的生意遍及很多省。他一直对我说,他对这个城市很有感情,想长期在这里发展下去,也办了户口,买了市里一个有名楼盘的房子。可以说万事俱备只差“新人”。

  我慢慢发现,阿呈之所以喜欢我,主要原因是他自己文化低,所以想娶一个高素质的姑娘做妻子。我也曾问过他,以他现在的金钱和地位,能找到有更高学历的女人,怎么会看上我呢?他说,那是因为我不爱钱……说真的,当时,他的这些话一下子使我对他的印象好了起来,觉得他这个人很精明,心思细,应该会体谅女人。从此,我们开始了频频约会。

  随着彼此了解日益增多,我们的感情也迅速升温。我被他在生意场上的冷静和沉着迷住了,他也留恋我的温柔和贤惠。仅仅半年时间,我们觉得好像谁也离不开谁了……

  婚礼那天晚上,等他的朋友们和我的亲属都走了之后,他温柔地搂着我亲吻。好一阵子,他似乎有些累了,就把我抱在怀里,头抵着我的脑门跟我说:“你以后不需要工作了,我能养活你……”我知道,女人最可悲的是把自己的一生都押在某一个男人身上,成为男人的附属品,那样活着太累。所以,即便是在新婚的喜悦之中,我也很清醒地回答他:“我不会依靠男人生存的,我是个知识女性,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,不能放弃……”

  一晃,我已经结婚三年。去年,我进了这家业界颇具知名度的企业之后,事业开始节节攀升。我变得有钱,也渐渐变得挑剔。说来也怪,仅仅三年时间,丈夫的很多缺点我就渐渐不能接受了,比如我常常感觉他缺乏文化素养,好像除了赚钱,他就没有其他高雅点的爱好。偶尔有点业余时间,他就是上网打游戏或者打麻将。

  一年前,在我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忙碌的时候,他会准时来接我下班,然后一起回家烧饭做菜。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他习惯了一个人在外头吃饭,而我则在办公室里叫外卖。他对我经常加班从不抱怨,事实上,他甚至是希望我晚归的,那样一来,就没有人会管他,没有人唠叨。他很多时候像是一个孩子,工作之外的爱好,显得那么幼稚。我很多次自问,这是不是我要的生活?是不是我可以接受去过一辈子的生活?我无法回答自己。我的人生,现在整个儿都是混乱的。

  他触动了我寂寞的弦

  我和聂骏的相识,准确地说,要追溯到去年公司的年会。之前我们只是网友,从没见过面。说来也巧,后来我发现,他竟然就供职于公司在北京的分部,而我则在上海的总部上班!

  这样的巧合一度被我视为一种缘分。分属于不同的部门,起初我们联系并不频繁,倘若不是那次年终晚宴,或许我和他之间也就永远是两条平行线。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,也许是都不喜热闹的缘故,我们去平台聊天。那晚的月亮很圆,他的眼神柔情似水。我们都喝了点酒,然后他看着我的侧面说,我真想吻你。那句不是表白的表白,其实远远够不上浪漫。可是我的心却为之颤动了一下,仿佛触动了心中某根寂寞的弦……

  人生是一场旅途,其间来来往往,过客无数。不同的是,有些人不留痕迹地同你擦肩而过,而另一些则是重要来宾。然而,他们是永久停驻,还是稍作停留,却并不控制在你手中。

  聂骏对我来说,应该就是重要来宾吧。他比我大十五岁,已婚,没有孩子。

  说实话,在内心深处,我并不想背叛我的丈夫,因为我知道他很爱我,这毫无疑问。可是男女之间的感情,向来就不按常理发展。

  年初的时候我被提拔去了培训部,是一个需要经常出差的岗位。从那以后,我差不多每个月都要去北京。起初,我和聂骏只是在工作之余一起吃顿饭,聊聊天。他很懂得聆听,即便是抱怨,也会安静地听我说完,从不会显得不耐烦。我一直以为,在这个世界上,有这样一个人理解我,知道我的不快和苦楚,那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。我没有想过要跟他怎么样,更何况,我自己也是有家庭的人。

  从暧昧发展到突破防线,不过短短几个月。我们在一起时,更多的时光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度过的,偶尔开些小小的情色玩笑。每次去北京,我都会留出足够的时间给他,他帮我订好酒店,到机场来接我。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很犯贱的女人,哪有这样千里迢迢送上门的?可是,我对自己的丈夫完全没有欲望,我只是想和聂骏在一起。他那么温柔,那么强大……

 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依恋他了。很多时候,我突然觉得想他了,就会请假直奔机场,恨不得马上见到他。我常常想,这个世界上,像我一样专门坐飞机见网友的女人恐怕没有几个。说来可笑,我每个月的收入有一大半是花在机票上的。

  但是爱情之下,女人永远都是落败的那一个。我愈主动,男人就愈退让。有时因公事和聂骏通电话,交代完毕他便匆匆地挂断,不多说一句话。我想,或许是因为我开始不断地想占有他,这让他觉得恐惧。一个女人的占有欲让他觉得恐惧。是啊,过热的感情,要凉一下,冻一下。于是没来由地,我和聂骏的关系又回复到最初的淡漠样子。

  后来,我渐渐掌握了一点门道。去北京,我再也不会一下飞机就向他汇报。爱得没有尊严,就一定会受伤。我开始明白这个道理。不要有期望,无欲则刚。我和他,彼此都遵守游戏的规则,才可以玩得尽兴。聂骏发来五条短信,我只简单回复一句。他说要来酒店看我,我说我很忙,约了很多朋友去K歌,还强调我不是专程来看你。言语之中,像是有一种报复的快感。其实我心里很痛,我很想念他,可是偏要装着不屑,装着坚强。

  幸好,我们不在一个城市,这是我最满意的一点。所以,我们都在各自的生活之外,只在特定的时间、特定场合才会有交集。那段冷冻期持续了整整三个多月,也是凑巧,那一阵,聂骏连续出差。我有太久没有见到他,久到几乎已经忘记了他的样子。直到后来他来上海开会,那个高大温柔的身形才在我的脑海里慢慢清晰。他约我吃晚餐,我说好啊,就让我尽地主之谊,请你吃顿最好的吧。我装作和他的关系平常得就好像要好的同事一样。可他却直截了当地说,来酒店吧……

  灵魂找不到归宿

  那一夜,我们又和好如初。一个拥抱,一个亲吻——我和聂骏那么轻易地就达成了共识,我们想不分开,至少是现在。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,他需要我,我也需要他。我们是互相需要的。见不得光,自是有点遗憾,但倘若彼此愉快,也无妨。

  说到这里,你会觉得我很无耻吧?我和聂骏的关系,分分合合,可能还要继续下去,终点和结局是无法预计的。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起过他太太,就像我从来不会向他提及我的丈夫一般。我们所交流的,是彼此的身体和心,除此之外,不谈占有,不提未来

  然而,尽管一再降低要求,我最后还是惨败了。

  上个月,当我再次坐飞机抵达北京的时候,突然收到一条信息,是老公发来的:“一直以为那个男人冷落了你,你就会放弃,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固执。那么,只有我来放弃你了。”最让我感到害怕的是,最后,他还强调了一句:“你这次回来,机票钱不会找我报销了吧?”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我所做的一切,老公都是知道的,只是他一直在等我自己主动放弃,主动回头……

  当我把老公的短信转发给聂骏时,我原以为他会给我力量和安慰,没想到,他的回复竟然是:“你现在赶紧回家,千万不要答应

  离婚,也千万不要承认你有外遇,他也许只是想套你的隐私。”

  我反复看着两个男人的短信,在机场徘徊了两三个小时,最终我还是登上了回家的飞机,上飞机的那一刻,我终于忍不住哭了,但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,直到渗出血丝……

  再过几天,我就要正式离婚了。如果有人问我,此生最害怕的是什么,我一定会说,最害怕坐飞机。我总感觉,自己上次坐飞机去北京,虽然人已经回来,可心和灵魂却找不到归宿了,还在外面久久徘徊……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