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加盟 » 正文

口述实录:我和小姨在一起生活的日子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6:40:26  
导语

我八岁那年,父母因车祸去世了;父亲是独生子,爷爷奶奶本已年迈,又体弱多病;再加上老年丧子,身心俱碎;照顾我更是有心无力。...

   于是,便把我送到了我小姨那里;让小姨帮忙照顾我。小姨虽然自小便十分疼我,但她也不容易。她与一年前离婚了,有一个女儿;我前姨父带着,经济上也不是很好。不过,她还是答应了。爷爷奶奶自是十分欣喜,答应每月都会送来生活费。而且还说他们二老百年之后;遗产会给她一半、另一半给我。

  进小姨家的第一个晚上,小姨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。,到睡觉的时候,她问我要不要洗澡,我摇头说不要,小姨拉着我。,趴在我脖子上闻了闻,说,臭死了。,再不洗就成小臭孩了。我唰一下脸就红了,小姨说的没错;我有一个月都没洗澡了,身上的味道我自己都能闻到,不等我细想,小姨就拉着我的手进了浴室。小姨放好水,并试了水温;又帮我脱掉身上的衣服。这时,我的脸更红了。手捂着下面,小姨只是笑笑。不说什么,只是说,赶紧进去;小心着凉。,说完,她自己也开始脱衣服;脱了一件又一件,连内衣都脱了;只剩下内裤。

  小姨可能是觉得我只是她的小外甥,并且只有八岁,不在意吧,大家不要笑,谁敢说你们没有看见自己的影子?我装作不在意地瞟了瞟小姨,又赶紧回过头,想看又不敢看,心慌得很。头上出了一头的汗。小姨的手很轻,很软,完全不像妈妈,妈妈帮我洗澡总是三下五除二就洗完了,小姨洗的很细致很慢,不停地问我会不会弄疼我,,小姨帮我洗完,擦干,然后拍了拍我的屁股说,赶紧去睡吧,说完,也不管我走没走,就褪去了所有的衣服,我逃似的跑回卧室,钻进被窝,蒙着头,脸又红又烫,小手抓着硬硬的下面,现在想想,那个时候八岁的我懂什么啊,小姨洗完澡走进我的房间,见我蒙着头,就扯开我的被子说,:睡觉不要蒙头…,她见我脸色很红,就关心地问,怎么了?你是不是害怕?

  我睁开眼,神见小姨身上围着一条浴巾,小姨见我不说话就抱起赤身裸体的我说,走,:跟小姨一块睡....,我被小姨横抱着,身体紧紧地贴在她的胸前,这时,一股香气扑面而来,我装作瞌睡了,胳膊搂着小姨的脖子,使劲往她怀里钻,小姨把我放在床上,盖好被子,又亲了我的额头,说,睡吧,明天还要上学,说完,就背着我脱去了浴巾,我眯着眼看着小姨的背面,灯光是橘黄色,所以把小姨的身子映的柔柔的,很好看,小姨半天才找到合适的睡裙,然后换上,又坐在梳妆台前,往脸上抹什么东西,我一直躺在床上看着,直到小姨起身,我才赶紧闭上眼睛。

  小姨是抱着我睡的,就像妈妈那样,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我的手放在小姨的胸部上,就像儿子一样,小时候和母亲在一起睡觉,如果不抓着母亲的乳房根本就睡不着是一样的,就这样,我和小姨重新组合,开始了新的生活,母亲和小姨对我的爱是不一样的,不但是爱的程度不一样,方式更是大相径庭,我觉得母亲对我的爱是慈爱,很下意识的,正统的,体面的,宽容但不纵容,有错就打,就骂,因为母亲的这个身份让我们的妈妈明白,她们不管怎么做,都是对你好,而小姨呢,更具有随意吧,因为在怎么说,她知道我不是她生的,所以她应该缺乏的是一种引导和表率作用,不懂得怎样去引导孩子,当然,她爱孩子,错就错在她拿孩子只当孩子了。

  小姨做事永远不知道回避我,在一个床睡觉永远都抱着我,帮我洗澡永远都是裸着上身,有换衣服也当着我的面换,有一次,她买了一件新的内衣,竟当着我面换上,还让我参谋好不好看,还有,甚至,上厕所她也从不关门,还让我帮忙拿护垫…,我首先得说明一下,我小姨是个很好的女人,很正经,她具有所有女人都有的优点,看到这里可千万不要以为我小姨是个淫荡的女人,你要是这样认为,那就说明你上特殊网站的次数频繁了,心理已经严重扭曲,不要忘了,我那时只有八岁,乳臭未干,这种日子一直持续了两年,那时的我,已经十岁了,那年的一天,发生一件事,让小姨对待我的方式发生了质的变化。

  记得那一年的一天晚上,我在看电视,小姨在洗澡,起因是小姨好像叫我而我又没听见,于是,她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,我听到后面有动静,就回过头,我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见小姨正面的身体,我脑袋轰的一声,似乎炸了,紧紧地盯小姨也看着发呆的我,愣了一下,这才注意到自己一丝不挂,她似乎明白了,就急忙跑回了浴室,我愣在哪里,好半天没回过神,呼吸也变得急促,从那以后,小姨这才开始回避我,不再让我和她一起睡,也不再帮我洗澡,也不再当着我的面换衣服,上厕所偶尔会忘记关门,不过,我只要从厕所门前一过,她会立刻把门关上,但这并没有影响小姨对我的爱,除了上面的事,小姨对我依然如初,不过从那天起,我到是变得不好意思了,不敢在看小姨的眼睛,~~~~让我疑惑的是,我的偷窥欲却被激发了出来,小姨越是这样回避,我越想看,虽然小姨已经开始回避我,但并没有但我还恋着小姨的那张床,我很想过去和小姨一起睡,但小姨就是不同意,并且还说,你已经长大了,不能在和小姨一起睡了,懂吗,年幼的我不谙世事,竟摇摇头说,不懂,小姨苦笑了一下,不再说什么,只是说,晚上带你去吃肯德基,听到这里,我竟忘了刚才的事,呵呵,看看那个时候没心没肺的我吧,虽然小姨已经开始回避我,但并没有刻意防备我,所以,只要我细心,总能看到几眼。

  时间过的真快,转眼我已经十二岁了,已经开始上初中了,年爷爷病世,奶奶的身体也越发不好,不久,也离开我们,所有的后事都是小姨一手操办的,当然,爷爷奶奶并没有食言,把遗产给了小姨一半,然而,小姨只从里面拿了五万给二老办后事,其余的都给我存上了,关于这件事,后来我专门问过小姨,既然不要那一半遗产,为何当初不跟爷爷亲自说,小姨听我说的时候正在做饭,她连头也没抬,只轻轻地说,如果我不要那钱,把你放在这里,你爷爷奶奶能放心吗,不过,我和小姨拿到这笔钱也许并不是福,它给我们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和疼痛,因为,这笔钱把小姨的前夫,就是我前姨父给引来了,前姨父口口声声说要和小姨复婚,并以女儿相要挟,小姨想那只有六岁的女儿,泪流满面,我也哭了,上前拉着小姨的手,小姨看了看我,紧紧地抓着我的手,说,不可能,你走吧,前姨父自然不肯罢手,一计不成就生一计,说女儿要去外国留学,张口就要二十万,小姨说,那钱不是我的……不等小姨说完,前姨父就打了小姨一个耳光,小姨倒在沙发上,我恼了,朝他胳膊上咬了一口,我不知用了多大劲,只知道我嘴上好多血,前姨父叫了一声,一下把我打在了地上,这时,他不在管我,骑在小姨身上,嘴里骂着脏话,一边脱小姨的衣服,我站起来,几乎疯了,跑到厨房,抓着菜刀就出来了。小姨看到了,声嘶力竭地叫我的名字让我不要,同时,她不知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,一下把骑在她身上的前姨父给掀翻了,不过,小姨没有阻拦住,我已经砍出去了,前姨父躲了,不过没躲开,我砍住了他的脚,由于用劲太大,我顺势也跌倒了,小姨搀起我,抢过我手里的菜刀,我看到他的脚并没有流血,只是皮鞋开了口,心里只恨刀钝,,小姨拿着菜刀做欲砍状,前姨父似乎害怕了,开了门,一瘸一拐地窜下了楼,好像还跌倒了,因为我又听见一声惨叫,,小姨赶紧关上门,把门锁好,然后虚脱一般地倒下了,我赶紧把她扶她起来做在沙发上,又拿了水,小姨喝了水,半天才过来劲,她什么也没说,也没有哭,只是紧紧地抱着我,抱得很紧,我几乎喘不过气来,那晚,小姨让我过来跟她一起睡,她还是穿着那件睡衣,而我看到小异常冷静,我脱去外衣,当然还有秋衣秋裤,钻进了小姨的被窝,小姨把我的胳膊放在她的脖子下面,另一只手也被小姨放在身后轻轻地抓着,就这样,我俩面对面躺着,身体之间距离不过几指而已,她的胸部轻轻地抵着我的前胸,由于呼吸,我能感受到她的心跳在轻轻地颤动,我的两只手都被小姨锁着,动弹不得,也不敢动,我微闭着双眼,由于距离太近,我呼吸着她的气息,香郁且潮湿,我几乎只要往前倾一点点,就能亲到她的嘴唇,可是,我不敢,不知因为什么,我就是不敢,待小姨睡下,我看着已经二十九岁小姨,觉得小姨还是那么美,~~~,就这样,我亦梦亦幻之间,睡去了。 导语

我八岁那年,父母因车祸去世了;父亲是独生子,爷爷奶奶本已年迈,又体弱多病;再加上老年丧子,身心俱碎;照顾我更是有心无力。...

  第二天晚上,小姨就又不再让我睡在一起了,昨晚,似乎是个奖励,亦或是她也需要一个人陪她,而我,可能是最合适的,一个月后,小姨的心情才有所好转,虽然这一个月小姨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,但我看得出,小姨不开心,心情才刚刚好转的小姨又有烦心事了,这次是我引起的,我得了重感冒,三更半夜的,我发起了高烧,我的呻吟声把小姨吵醒了,她跑进我房间,摸了摸我的头,都急哭了,用毯子裹着我,抱起就往医院跑,她都忘了,自己还穿着睡衣,那时,正值冬天,虽然没有下雪,也没下雨,但也是冷的要命,我躺在小姨怀里,一阵心慌,下面竟硬了,我似乎失去了知觉一般,慢慢地往小姨身上蹭,忽然,我一哆嗦,我人生的第一次就这样过去了,由于动静大了,小姨惊醒了,我顾不得害羞,迅速装睡,听见小姨说了一句,怎么了?我装作没听见,小姨摸摸我的额头,又轻轻地说一句,怎么还这么烫?不过,她又看了看我的脸色已经红润,也就安心了,小姨似乎感到哪里不对劲,手伸进了被窝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小姨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我依然硬硬的下面,便迅速挪开了,她看着依旧喘着粗气的我,似乎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,她没有做声,只是把自己的身体跟我拉开一点距离,然后才轻轻叹了一口气说,早些睡吧。当时我已经无地自容了,刚刚的兴奋和快感消失的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害怕和不安,我再也没有睡着,我觉得小姨也没有再睡,因为我第二天发现她眼里布满了血丝,第二天回到家,小姨放了水让我洗澡,我说不洗,便钻进自己的房间,再也没有出来,直到小姨叫我吃饭,吃饭的时候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默默地吃着饭,我随便吃了点,便站了起来,小姨说话了,你吃饱了?,我点点头,小姨又说,不看电视?,我说,我想睡觉,小姨关心地说,是不是又不舒服了?,我说,没有,小姨哦了一声,便不在说什么了,我便回到房间,我躺在床上,想着那天晚上的事,越想越羞愧,当时的我竟觉得没脸见小姨,都想到了一死了之,早上起床的时候,我把那条内裤换下来塞进了床底下,吃完早饭,我正要去上学,小姨说,我今天洗衣服,你有脏衣服洗吗,我摇摇头说没有,我接着说,我要去上学了,小姨的眼神似乎变得有些落寞,她说,路上小心些……

  我在去学校的路上走着,走着,越来越不放心那条内裤,于是,撒腿就往家里跑去,还好,小姨正在洗碗,我暗自庆幸,见我又回来了,小姨问我什么事,我吞吞吐吐地说,我书忘带了,说完,就跑进自己的房间,把门反锁,然后,就去找那条内裤,没有。

  我爬在地上,一遍一遍地用目光搜寻着,可是没有,我彻底死心了,被小姨拿走了,这时,我听见小姨在叫我,我打开门,小姨问,找到了吗,我不敢看她,只说,找到了,说完,就匆匆地逃了。这一天我都不知是怎么过的,中午我没回去吃饭,在食堂随便吃了两口,下午放学也不敢回去,一直在公园瞎溜,天已经黑了,我不知是几点了,坐在公园的座椅被冻浑身发抖,这时,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小姨,眼泪不争气,哗哗往下流,小姨过来把自己的棉衣脱下来给我穿上,给我拉拉锁的时候,我看到小姨也哭了,给我整好,掂着我的书包,拉着我就往家走,她什么都没说,回到家,小姨也没有责备我,她放好热水,说,赶紧去洗个热水澡,要不又感冒了,说完,又帮我擦了擦青鼻涕,我洗完澡出来,小姨已我把床铺好,还帮我铺了电热毯,小姨看着我,而我却躲着她的目光…,我直接进了房间,小姨望着我进房间,我猜她肯定很伤心。

  小姨并没有因此而冷淡我,反而在生活上更加关心我了,而我慢慢的也从那晚的阴影中走了出来,加上学业重了,逐渐就淡忘了,我与小姨的关系也和好如初了。

  转眼间我初中毕业了,接着是高一,高二,期间,是我青春期最躁动的时候,经常做春梦,有时候对象我的同学,有时候也有漂亮的语文老师,但更多的时候是小姨,每次醒来,我都有很强烈的负罪感,尤其是梦到小姨的时候,不过,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种负罪感也在逐渐减弱,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,高三,那年我十七岁,小姨已经三十三了,依旧没有结婚,而我却恋爱了,她是我同学,长我一岁,她对我很好,我对她也说不上喜欢,因为她并不是那种很漂亮的女孩,最起码没我小姨好看,只记得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的,有一天,她对我说她要过生日,邀请我去她家,我问她,都有谁去?她仰着脸笑了,说,就你,我看着她,半天没说一句话,她走之前重新交待我时间,阴历九月初三晚七点,那天正好是星期天,到了晚上,我的心里乱糟糟的,听着钟声响了六下,我就再也做不住了,终于,我瞒着小姨,还是鬼使神差的去了。到了她家,果然就她自己,,我给她买了一个毛毛熊,她似乎很喜欢,在上面亲了一口,,一切都很顺利,中间没有什么波折,我和她吃了蛋糕,也喝了酒,然后,两人就躺在了床上,,躺在床上,我们什么也没说,接吻,脱衣服,这时候,她说了一句,我不是处女,我说:什么?

  她没有在说,我趴在她身上,由于没经验,都是她在帮我,很快就结束了,最后,我没有感到很大的快感,更多的是累,我们抱在一起,心里却想着很对不起小姨,不知是怎么回事,快十一点的时候小姨打来电话,问我在哪里,怎么还不回来,我说就在路上,挂了电话,我便开始穿衣服,她拉着我说,今晚不要走…,我无言以对,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,违心地说,我爱你,说完,穿好衣服,便匆匆的离开了她家。

  回到家,小姨还在等我,我拉着她,把她拥在怀里,我现在已经是大小伙了,小姨比我低半头,所以很轻松就把她揽到了怀里,小姨显然吃了一惊,她问我,怎么了?我说,我恋爱了,小姨一愣,说,那你今天晚上在她那里,我点点头,小姨说,那你们是不是。

  我又点点头,小姨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,说,我说你身上什么味,赶紧去洗澡,说完,就去自己房间了,这时,从她房间传出一句话,不要影响学习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本来想在小姨面前炫耀的,可是,现在又觉得自己真可笑,又惹了小姨生气,我洗着澡,心里盘算着怎样请求小姨的谅解。

  我抱着自己的被子跑进小姨的房间,小姨还没有睡,正躺在床上看书,我说,小姨,我想和你说说话,小姨没说话,把书放下,自己往里面躺了躺,给我挪了地方,我躺下,往她跟前凑,她说,说什么,我说,不说什么,我只是想和你躺在一起,小姨嘴里嘟囔了一句,你什么时候脸皮变得这么厚了,说完,背过身,去睡了,我心里很是忐忑,我把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肩上,她晃了一下,没有晃掉,便没有再晃动,过了半天,她轻轻地抓了一下我的手,又轻轻地拍了两下,我知道,她原谅我了,于是,我把手缩回来了。有女朋友的日子不在平淡,没人时我俩就腻在一起打情骂俏,我经常把她拉到校外的小树林,我无耻的在她身上乱摸,她从不在意,任由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,不过,有时候,搔到痒处,她也会粉拳相应,之后,就摊在我怀里,这样的日子没持续多久,我们的事情被她家人发现了,警告了我,并逼她转了学。

  我失恋了,大病了一场,小姨整天忙里忙外,等我病快好了,小姨却出事了,是大事,小姨出车祸了,我赶到医院时,小姨还神智不清,不过,医生告诉我已经脱离了危险期,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小姨,眼泪漱漱地往下掉,小姨左小腿骨折,两臂严重擦伤,背上也有伤口,不过不是很严重,我请了假,在医院照顾她,小姨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上午,小姨看了看哭成泪人儿的我,似乎想笑笑,但没有成功,她说,你去上学吧,我没事,我说,我请了假的,没事,小姨这才又闭上眼睛,在医院养了半个月,小姨告诉我她要出院,我劝她,等好了在出院不迟,并告诉她,撞她那人已经抓住了,也赔了钱,我不想在这里,我想回家,小姨说。

  我给她办了出院手续,把她接回了家,小姨虽然已经能拄着拐杖走路,但由于手臂,生活依然不能自理,小姨说,请个保姆吧,你还要上学,我说,我已经请了两个月假,专门在家照顾你,小姨说,那怎么行,明年就要考大学了,功课不能拉下,我说,我在学校里也学不进去,还不如在家看着你呢,没事的话我还可以自学,小姨不在说话,过了半天才说,就算你在家,欲言又止,我问她,怎么了,小姨说,没…没什么,说完,目光扯向窗外。

  我在她房间安了个小床,小姨问,干什么,我说,我今晚睡这里,我睡得死,怕你叫我,我听不见…,我做了排骨,给她补身子,她没法吃,我就一勺一勺喂她,睡前,我问她要不要去卫生间,她说,不要,我躺在小床上,左翻右翻睡不着,就支着脑袋看背对着我的小姨,看着看着,竟出神了,慢慢的,睡意袭来了,夜半,我被一声痛苦的尖叫惊醒,我直起身,看见小姨跌倒在床边,我忙搀起她问,怎么了?小姨痛苦地说,没事,我看出来了,就说,是不是上卫生间?小姨没有说话,我扶着她走进卫生间,掀开马桶盖,

  她的双臂上还缠着绷带,无法弯曲,我没好意思帮她,就问她,你可以吗,她点点头,但我看着她痛苦的样子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我右手搀着她的腰,左手挽起她的睡裙,先让她坐下来,然后,拉下她的内裤,小姨胀红着脸,紧闭着双眼,待我弄好,她才睁开眼,说,你出去吧,我一会儿叫你,我恩了一声,就出去了,顺手轻轻把门带上。过了一会儿,小姨叫我,我打开门,她还在那里坐着,我过去搀起她,我微躯着身体,让她伏在我的肩上,然后,拿手纸从后面帮她擦干净,这时,我听见一阵抽泣声…,小姨哭了,我知道因为什么,所以就没有问,只是轻轻的说,小姨,您就把我当儿子吧,说完,帮她提起内裤,把她抱进卧室躺下。

  有了第一次,小姨似乎不在觉得那么难堪了,但始终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每次都红着脸,毕竟,把自己的隐私部位暴露在异性面前是多么的难堪,儿子也不行,而且儿子已经长大了,我能感受到小姨付出了多么大的勇气。

  小姨又提到了保姆的事情,我不屑地说他们还没我伺候的好呢,小姨不再吭声,之后再没提过这件事,我为自己的自私和无耻感到羞愧,而理由还那么冠冕堂皇,小姨很爱干净,但这次出事以来一直没洗过澡,医生也说不敢洗,怕感染,不过,医生建议可以用温毛巾擦拭,我偶尔提过几次,小姨不同意,不过,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她主动说起这事,我也就顺水推舟鼓励她,她也就半推半就同意了,我猜她是受不了了。我把给小姨擦身子的东西准备齐全,小姨却反悔了,我有些急了,问她怎么了,问完我就后悔了,我是明知故问嘛,我看着她,她把头扭在一边,我说,小姨,我向你保证,我只是想帮你,小姨这才回过头,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,我没有躲避,迎着她的目光,大概过了不到一分钟,她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,轻轻的抬起胳膊,我忙搀着她,心里的石头才落下,轻轻地舒了口气,我把她安顿在我给她准备的小凳子上,待她坐好,我站在她背后,轻轻的把她的头发挽起盘到头顶,我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,她闭着眼睛,呼吸不是很均衡,有些急促…,接下来,我开始帮她脱衣服,我扯着她的睡裙边,往上拉,我脱的很慢,怕碰到她的手臂上的伤口,等脱下来的时候,我听见小姨轻轻地喘了口气,我看着仅穿着内衣裤的小姨,那份年少的冲动被激了起来,手不自觉地去解她的内衣,小姨感觉到了,说,别,我被叫停了,一时有些迷茫,不知从何下手了,我愣了一会儿,才拿起烫好的毛巾,我开始在她的背上擦,我问她,烫吗,小姨还是不说话,表示默认。 导语

我八岁那年,父母因车祸去世了;父亲是独生子,爷爷奶奶本已年迈,又体弱多病;再加上老年丧子,身心俱碎;照顾我更是有心无力。...

  我擦着,擦着,小姨的内衣不知怎么了,竟掉下来了,我慌了,我向小姨无力的解释着,小姨,我没有,说完,我忙把内衣捡起来,帮她遮住胸部,小姨也有些惊诧,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按着她的胸部,忙松开了手,内衣无力地挂上面,摇摇欲坠,小姨随后用幽幽的目光掩饰着无奈,轻叹了口气,说,算了。

  随着小姨的话音,内衣也落了下来,两只白瓷瓷的乳活泼地映入眼帘,我假装平静地低下头,拿着毛巾继续轻轻的擦试着,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,小姨不善运动,但饮食倒是十分合理,所以身材保持的很好,小腹基本上没什么赘肉,我用温毛巾抚过,上面印着微小的水珠,我低着头,不看往上看,小姨的身子微微有些晃动,使身上的味道向周围散发,我已心旌神摇。

  我偷偷看了看小姨,她还闭着眼睛,我这才敢把头抬起来,我看着她,几乎窒息,手里的毛巾掉了都不知道,手不听使唤触到了乳,...,轻轻,迷离中我看见一滴泪珠落在了上面,我抬起头,看见小姨泪流满面,我慌了,也清醒了,跑到卫生间,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,之后,我匆匆帮她擦完,穿好衣服…,我没敢在她房间睡,躲在自己的房间。

  第二天,我做着和平常一样的事,扶小姨去卫生间,小姨很顺从,也没有异样的表情,吃饭的时候,我喂她,她看着我,看着我脸上的巴掌印,叹了口气说,你这是何苦呢?我听后,眼泪唰一下就流了出来。

  转眼间,又是一年,我又长了一岁,小姨又老了一岁,小姨的身体该好的都好了,好不了的永远也好不了了,她受伤的那条腿永远留下了后遗症,每逢天一凉,就开始疼痛…而我,高考落榜,小姨让我复读,我没同意,不是不想,而是,因为小姨的病,家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供我挥霍了,而这,也成了小姨心中永远的痛,撞小姨那人是个穷人,没赔多少钱,判的很重,为此,小姨替他还向法官求了情。我决定和同学去南方闯荡,小姨挽留我,我没听她的,执意要去,走的那晚,小姨哭了,很伤心,最后,她问我,到那里要多少时间?我说,一天一夜吧,她便不在说话了,眼神忧郁,似乎有什么心事,在火车上,我还在想着小姨是不是有什么事,忍不住,就给她发了一条短信,问她,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?半个小时后,她给我回了两个字,没有,我在火车睡着,等到了的时候才醒,看了看手机,有小姨的一条短信,打开一看,我几乎疯了,拉着同伴就问,这里几点有回去的车,同伴问,怎么了,我五官扭曲着,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,大声哭了出来,坐在回去的火车上,我一路眼泪横流,怎么会这样,我不停的问自己,下火车时,已经是晚上九点了,我一路狂奔往家跑。

  我用钥匙打开门,小姨正在洗澡,我不顾一切地闯了进去,小姨吓了一跳,忙遮住自己的身体,她看着我气喘吁吁的样子,问,你是回来了?还是没去?我看着她一副装作无辜的样子,委屈的眼泪又一流了出来,我倚在浴室的门框,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,你为什么突然要结婚?小姨有些嬉皮笑脸,我看得出,她是装的,她说,你看,我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,我抓住她的手,紧紧的盯着她,我知道,小姨终究还是要嫁的,不过,我受不了,小姨也忍不住了,也哭了,她说,小时候,我能把你留在我身边,你长大了,我还留得住你吗,?,你走吧,走的远远的,过得好一点,别再让我想你,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很粗暴把赤身裸体的小姨抱了起来,走到卧室,我把她放在床上,小姨呆呆的看着我,似乎有些害怕…,我开始脱自己的衣服…

  小姨明白了,她似乎也有些慌张,起身主动来帮我,我把她摁在床上,正要去亲她,她却一把把我推开了,大声说,不要,她拖着自己的身体缩在墙角里,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,无声地哭了,她说,不要,如果这样,我们都无法回头了,我的脑袋仿佛被人打了一记闷棍,霎时间,我清醒过来,拿起自己的衣服,出她房间门的时候,我眼泪汹涌着说,对不起,小姨,我..我只是想在你床上睡最后一晚,因为,以后,怕再没有机会了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小姨的话还在耳边响着,我蒙着头,痛哭起来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慢慢静了下来,这时,小姨进来了,穿着睡衣,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,小姨没说话,拉开被子,钻进我的被窝,轻轻揽我入怀,我带着哭腔喊着,小姨,小姨的眼泪落在我脖子里,每一滴都滚烫,就这样,她抱着我,我抱着她,她怀着一个类似于母爱的心,而我,则是我和小姨睡一张床由始以来,心里最干净的心,一颗真正把自己当儿子的心,相拥而眠....。

  我决定不参加小姨的婚礼,于是,天还没亮,我趁她没起来,写了张纸条,匆匆走了。

  到这里,故事快要结束了,我很感谢小姨的克制和冷静,如果不是,我们就真的无法回头了,一生都要接受心灵的煎熬,承受世人异样的目光,她给我的东西,包括母爱,我一生都用之不尽,她的坚忍,她的善良,她的美丽,我相信我们都足够欣慰,不曾后悔,也没有遗憾,因为,在那张纸条上方,我写着:

  窦晓雨,我爱你,下面,我写着,妈妈,祝你幸福!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