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窗帘 » 正文

总有一种感情叫天长地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6:02:36  

  这世界上,存在着欺骗、背叛、伤害、别离,可是总有一种感情是天长地久的,因为这种感情可以让彼此信赖,彼此温暖……

爱情的两种结果

  漫天樱花树花瓣从天空中洒落,微微的风从耳旁掠过,远处传来悠扬的口琴声。如此良辰美景,实在是一个恋爱的好时候。可惜,偏偏我和慕楝做的,却是背道而弛的事。

  女孩在我们面前,用恨恨的目光盯着我和慕楝,之后,一记响亮的耳光。慕楝脸上留下了五指山。我后退一步,幸好女孩和我不熟,留了几分薄面。她转身离开,长长的头发随风而舞,很潇洒的背影,却还是,做了件不潇洒的事。

  和慕楝在火锅店吃小肥羊,他把高领薄羊毛衣领竖起来,遮着脸上的五指山,吃东西的时候惟恐把油洒在领口上,吃得很别扭。我说:何苦呢?不喜欢人家,就不要招惹人家。

  慕楝笑:只是一个玩笑,都是女孩子自己送上门来的。

  我默然。

  已经是第五个了,我装成慕楝的女朋友去帮他解围,摆脱那些缠着他的女生。

  慕楝是我公司的同事,长相像吴彦祖,气质更像,痞痞的,笑起来一副坏男孩的模样,对女孩的杀伤力极大。

  而我是公司里惟一两个对爱情已经有免疫力的其中一个。另一个是慕楝。

  所以我们成为了朋友。

  看着女孩或悲伤或哭泣离开慕楝,我很想告诉她们,走的时候,应该要保持尊严,什么都没有剩下了,就给自己留一点点哪怕尊严的痕迹都行。

  慕楝在网络上泡大把大把的美眉,我说:你真的太坏了。

  他抬起头来:我从海南买了咖啡豆,等下去我家拿。

  和坏男孩做朋友,比做情人好得多,自从陆雪郧离开我之后,我深深明白了这个道理。看透了男孩的坏,反而不觉得陆雪郧坏得有多么过分。

  爱情,除了结婚就是分手,两种结果,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分手,不过是另一场爱情的开始而已。

友情比爱情温暖

  喧闹的酒吧里,一个清纯的美眉已经和慕楝喝得差不多了。慕楝的伎俩我太清楚不过,绿茶兑威士忌,之后变成威士忌兑绿茶,从喝饮料到喝酒,女孩在酒精面前容易放松戒备。

  他们躲在高脚杯后玩亲亲,我转过脸,一个穿得很时尚的染着黄头发的中年男子靠过来:小姐,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女孩……

  我故意用蹩脚的普通话说:先身(生),你银(认)错人啦,我刚从乡下出来,第一次来这么好高级好高级的地方哟……

  我转身离去。在转角处打的,慕楝追出来:打什么的,威士忌喝了我半个月薪水。坐巴士。

  巴士里空荡荡的,我们坐在最后一排,想起韩剧《冬季恋歌》里,女主角也是那么地把头靠在男主角的肩膀上。我把头重重压在慕楝的肩头,说:那女孩,追到了吧?

  慕楝笑:我什么时候追过女孩?谈不上追。大家开开心心的,我连名字都不知道她的。你看——他扬起手掌,上面的电话号码已经模糊了:不就是一杯酒的缘分,喝完了,还是各自平静的人生。

  我盯着他黑亮的眼睛:慕楝,你究竟爱过一个人没有?

  慕楝沉默了,之后淡淡地笑:爱过啊,和你一样,在相信爱的年代里,可惜我们都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。

  他的衣服上有好闻的薄荷香,记得看过一本书,说:喜欢在衣服上洒香水的人,比不洒香水的人,不容易得抑郁症。

  我说:慕楝,你的薄荷香是在哪里买的?

  他愣了,调皮地说:你摸我的口袋。

  摸进去,一大把拆封了的薄荷口香糖。我剥掉包装纸,放一片在他嘴里。

  巴士里有好听的音乐,正在放王菲的《给自己的情书》。没有情人的季节,就当身边的朋友是情人知己,那种感觉总比一个人孤独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要温馨。

  我们都不再相信爱情,可是我们都相信友情,那是比爱情博大得多的情感慰籍。

遭遇旧爱

  白色的凌志停在我的面前,陆雪郧见到我,走下车来,绅士般地为我拉车门。

  车在郊区奔驰,说好了只是兜风。

  陆雪郧说:我买了车,买了房——房子,就是我们曾经看中过的那套,房间装修得很好。你看我天天住在你看中的房间里。可惜的是,她不会打理,看上去总是脏脏的。

  我说:哦。

  他侧头望着我:现在我的事业发展顺利,想起以前,你陪我吃盒饭的经历。我愿意给你补偿,你想要什么?

  我说:哦,谢谢,不用。

  他犹豫着:我打算过段时间恢复单身,你觉得呢?

  我说:哦,你自己做主,和我无关。

  他的车停了下来,头伏在车盘上,肩头开始起伏。这个年过中旬的男人,在我这旧爱面前开始痛哭。

  那又如何?

  我想起慕楝和女孩分手的时候,都是痛痛快快说出来,让人家不留恋;而有些男人,即使分手了,伤害已经造成,却还要优柔寡断,给对方一些想象和不舍。可惜的是,现在的我,已经对爱情有免疫力,又何况男人的几滴眼泪。

  车内气氛开始僵持,之后他抬起头来,说:云妍,你变了很多。

  不知道我的变是谁造成的,可是今天仿佛成了我自己的过错。我想了想,还是微笑回答:是呀,变了。

  回到家,看到慕楝在我家客厅里磨咖啡,香气四溢。他有我家的钥匙。他说:怎么样,见了旧爱?

  我说:没什么,他和现在的女人住在我当初陪他一起看中的房子里,可是却还对我说要恢复单身。

  慕楝说:好啊,让他恢复,之后竹篮打水。

  我笑起来:慕楝,你的坏是浅层次的,人家那才是深藏不露,明明是为了自己割舍了陪他一起吃过苦的爱人,却还要装无辜,还要给人家希望。

  慕楝走过来,忽然轻轻抬起我的下把,目光深深凝视着我:这场爱情,是不是让你很受伤,很心碎?如果你想哭,我不介意你靠在我肩头哭。

  我内心一震,良久方说:多年前已经哭过了,现在,看着他只觉得自己当初太傻,居然爱过这样的男人,我自找的,与人无扰。

彼此取暖

  这次要演戏给看的人,是慕楝的前女友。

  她穿着富丽的套装,气质优雅,当我和慕楝出现在她眼前时,她的眸子里流露了深深的失望。

  女人和慕楝一样的年纪,可是眼角已经出现了细细的鱼尾纹。女人的苍老,如果不是因为年纪,那么只有一种原因,就是伤害。

  她点了很多茶点,这家咖啡馆的要价不菲,固然我现在是她的情敌,她还是,很礼貌地为我布上咖啡。

  他们不温不火地聊着天,碍着我在,彼此谈话有些不着边际。本来我是不想来的,慕楝非要我来。这个女人,是慕楝大学时代的初恋,曾是他在变坏之前惟一爱过的女孩。

  慕楝去洗手间了。女人盯着我的手指,看着上面我戴的钻戒,目光里充满悲凉。她忽然说:慕楝是好男人,你好福气。

  我一愣:我不觉得他好啊?他有很多女朋友的,我不管他这些……

  她笑笑摇摇头:我和他一起长大的,我了解他,他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……她的目光变得迷离了:当初我离开他的时候,他怕我会歉疚会后悔,自己主动提出分手,让别人知道是他辜负了我。他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,一旦爱上,就是全心全意,任何细节都会关爱对方。可惜的是,我现在才明白,太晚了。

  我吃了一惊,她远比我了解慕楝。慕楝,其实该给这个女人一个机会,如果我告诉她真相,他们应该是可以重新来过的。

  我把戒指取下来,对她说:还不晚,这戒指是我自己买的。

  我回头就走,正碰到慕楝,他说:你怎么了……

  我悄声说:她很爱你,很爱很爱,你应该给她一个回头的机会。

  晚上,天气预报说有台风,窗外黑沉沉的,这样的夜晚,我一个人始终有些害怕。我收拾着行李,明天我打算独自去桂林玩玩,单身女孩,没有人会牵挂的。

  门铃响了,看到慕楝站在那。

  他的衣服上湿淋淋的,我拿毛巾给他说:你不会,连自己惟一爱过的女孩也再次辜负吧?他说:爱已经是过去时了,何必勉强自己呢?

  慕楝看着我打包的行李,我解释:明天我去旅游,和公司已经请假了的。

  他为我收拾着行李,我在一旁喝咖啡,看着他英挺的背影,我想,我们在一起,为何不可以组建成一个家庭呢?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:我习惯了一个走来走去,没有人牵挂的感觉,真的很好。

  慕楝转过头来:你比我心肠更硬。可是,某天,你会不会再为一个男人心软呢?

  他站在我面前,感觉那么亲近,想和他组建一个家庭的感觉越来越清晰。我慌乱起来,他是个坏男人,下次拒绝我的时候也许也会带上一个女孩。

  我困难地说:晚了,你回去吧。

  窗外刮了一夜的风,我躺在床上,始终梦见慕楝一个人走在风雨里。我哭湿了枕巾。

  第二天,在火车站剪票口,从口袋里拿票出来,抚摩到口袋深处有一袋东西,拿出来,是一大包拆封了的薄荷口香糖,在最后一张上,写着细密的字:我已经不敢再表达,怕受伤害,如果你看得见,代表我们有缘分——总有一种感情是天长地久的,我们都不要再绝望,好吗?

  火车渐渐离开我生活的这座城市,已经习惯了别离的我,在薄荷香里,忽然涌出晶莹的泪,对某个人的思念,恰如一条丝线,将我紧紧缠绕。是啊,这世界上,存在着欺骗、背叛、伤害、别离,可是总有一种感情是天长地久的,我们还是需要彼此信赖,彼此温暖,慢慢走下去,直到风景重新变得明朗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