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家具 » 正文

他的负心逼我举起了菜刀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6:01:18  

他给了我爱与被爱的狂喜

  2002年的夏天对于我来说,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,那个夏天,我认识了安。那年我16岁,正在一所中专学校读二年级。夏天是美丽的,也是骚动不安的。像所有渴望美丽的女孩子一样,从我懂事那天起,便对夏天情有独钟。我喜欢在这个季节里,用各式各样漂亮而妩媚的裙子,扮亮自己的心情,也愉悦着别人的视线。

  生命中的第16个夏天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。当身边的同学纷纷尝试着恋爱,我心中也有了些许骚动。情窦初开,我对感情有着渴望,也有着太多的茫然。无数个黄昏,我常常在空无一人的教室坐上很久。我背着书包沿着校园小道向校外走去,道路两旁大的梧桐树郁郁葱葱,投下一地的清凉,远处的操场上传来男生踢球的欢叫声和女生的喝彩声。我循声望去,那里的阳光依然刺眼,只是突如其来的孤独感,让我的心中一阵恍惚。

  或许不忍看到我如此孤单,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叫嚷着要给我介绍男朋友。一天下午放学后,我被艾艾她们拽出了学校。于是,我见到了安,一个大我7岁的出租车司机。艾艾介绍我们认识,我于慌乱间抬头看了他一眼,便羞涩的低下了头。那晚,安带我们一起去吃东西。艾艾她们大声地说笑着,有着几分青春的张扬。我则一直害羞着,尤其是当安的目光投过来时,我更是窘得不知所措。

  第二天黄昏,当我走出学校大门时,安正在等我。看到我,他笑了。自那天之后,安每天都会来接我。当我对感情还是一片懵懂时,安已经知道如何收放他的感情了。16岁的我,天真、美丽、纯洁,如同一个小仙女,让安渴望拥抱与占有。安竭尽所能地呵护着我,他对我嘘寒问暖,送我各种小礼物。安知道我喜欢吃桃子,每次来接我时,总会给我带上几个大大的水蜜桃。嗅着水蜜桃的香味,我的心变得柔软起来。

  夏天悄悄地过去了,当空气中有了些许凉意时,我对安已有了许多依赖。很多个月光清澈的晚上,安开车送我回家。车子在霓虹闪烁的街道游过,车厢里飘荡着好听的歌曲,安说着许多好玩的事情,逗我开心。我格格地笑着,心情好得不得了,希望车子能够一直这样开下去。到了我家楼下,站在那棵大的泡桐树下,安试图将我拉进他的怀中,我的心跳如脱兔,慌乱间,我推开他,转身跑进楼房投下的短短阴影里。我溜进家门,进了自己的房间。我躲在窗帘后面,向楼下望去,安依然站在树下,默默地仰头望着楼上。他的痴情让我突然有了心痛的感觉。

  到了寒假时,我的爱情终于如火如荼地展开了。我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,溜出去和安约会。一天晚上,在安的小屋,我正在低头翻看一本旧相册,安的身体慢慢贴近了我。随着一股男人的体香混杂着淡淡烟草气味的逼近,我的心突然间狂乱起来。安拥住了我,他吻我、抚摸我。这时,我的身体深处正在发生某种灼热的变化,像一朵花蕾,渴望肆意地绽放。我无法控制我的身体,虽然知道有种种的不该,但最后我还是放任了安的进入。

  他为我遮住人生的风霜雪雨

  那天晚上,安把我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。以后,我越发地依赖安。我不能抵抗爱情,更无法抵抗身体的诱惑。我总是想尽一切办法,与安在一起。在安的怀抱中,我的心由于充盈着爱情而活泼地跳动着。我感受着安给我带来的种种新奇。

  很多个晚上,与安约会回来,我悄悄潜入家门,睡在自己的小床上,我一遍遍回想着与安在一起的情景。爱情让我莫名地兴奋,但失去童贞的羞耻感和负罪感,又让我的心宛若在火上烘烤,我有着说不出的焦虑。那段时间,太多的激情和惶惑让我一下子瘦了下来。母亲疑惑不解,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我总以功课太忙搪塞了过去。

  一年后,在我尽情享受爱情甜蜜的时候,命运却给了我突然一击,我的父亲突然病故了。一直以来,活在父亲的庇护之下,他的离去让我感到非常无助与恐慌。安来看我,我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,痛哭失声。我们俩的恋情终于在这个特殊的时刻,公布于众。安的年龄与阅历让他知道该做些什么。在父亲的丧礼上,安跑前跑后,将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。他的能干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。

  父亲的丧礼过后,安成了我们家的座上客。在那段日子里,安尽他所能地安慰着我和我的母亲。我们都非常感动。几个月后,我中专毕业,经过母亲的同意,安搬到了我们家,我们同居了。

  2007年3月,我的爱情终于结成了一颗绿色的小果实。经过5年的爱情长跑,我如愿地做了安的新娘。告别了母亲,我和安搬到了他父母为我们准备的新房,开始了我们崭新的生活。

  几个月后,安在亲戚的介绍下,到一所驾校做了一名教练。想到以后,安再也不要风里来、雨里去,我十分高兴。同年的11月,我诞下了儿子,两家老人都异常开心,我的心中更是充斥着满满的幸福感与满足感,我对我们一家3口的未来生活,充满了无限的向往。

  他背叛了他曾经的誓言

生活似乎永远难以如愿,而幸福总是如此短暂。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,我突然接到安的电话,他说他的教练车出了点事情,需要晚点回来。我非常担心,便打电话委托母亲去驾校看看。然而,母亲去了,却发现安的车停在那好好的。晚上11点多,安回来了。当我向他要一个解释时,他始终不愿正面回答我。我非常生气,那天晚上,我们吵了一架。安沉沉地睡去了,我却始终无法入睡,女人的直觉让我感到要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十几天后,安居然彻夜未归。对于一个已婚的男人,是没有理由这样做的。第二天,我打电话给安,他说他生病了,正在挂水,我说我过去陪他,他说不用了,便挂断了电话。我四处寻找着安。晚上的时候,我终于在一家医院的输液室里见到了安,此时,一个女孩正亲热地陪在他身边。一切都不言而喻了。

回到家中,安没有隐瞒我,他告诉我,那个女孩是他的学员。我伤心欲绝,我不懂为何山盟海誓可以转眼成空?难道地久天长只是一种传说?万般痛苦之中,我让安选择。安选择了我。为了儿子,为了这个家,我留了下来。可是安的心思已经不在我身上了。他对我时冷时热,让我在冰与火中沉浮。

在不安中,度过了一年。2009年年初的时候,安又开始经常不回家了。即使回来,也对我十分冷淡。很多个晚上,我和安躺在一张床上,我却感到他如此遥远。一年多了,安一直在漠视着我的身体。黑暗中,有香水味从安的身上传来,那一瞬间,我的心碎成了一片片。安让我彻底地绝望了。

经过一番痛苦的折磨,2009年10月17日,我和安去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2010年5月,安突然找到了我,他请我回去,说要和我好好过日子。其实,我内心深处一直未曾放下安,放下儿子。既然安愿意回头,我十分珍惜这个机会。我回到了久别的家中,我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。可是仅仅一个月后,安的情绪又不对了。我找他谈,他承认他和那个女人一直未断。

他变得如此陌生与可怕

在父母的劝说下,我开始尝试重新开始。2010年11月,我认识了君。我们相处得非常愉快,我在慢慢地走出过去的阴影。可是2011年的情人节,安又打来电话约我见面,我同意了,终于知道我的心中始终未曾放下他。安哭着请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,我的心软了。正月十五,安来我家,母亲不让他进门,他跪在母亲的面前,请求母亲原谅,可是母亲始终不为所动。我不忍安受如此委屈,和母亲大吵了一架,然后,收拾东西,和安一起走了。

或许感动于我为他所做的一切,接下来的时间里,安对我非常好。他每天接我下班,我们再一起去幼儿园接儿子。一家3口,其乐融融。我非常珍惜这失而复得的幸福,尽心照顾着安与儿子的起居。转眼几个月过去了,有一天,我无意中打开安的“通话记录”,上面有一个号码联系非常频繁,我心中有了不祥的预兆。几天后的黄昏,安没有来接我,也没有给我打电话,我突然惶恐无比。那天晚上,安没有回来,抱着儿子,我哭得天昏地暗,安再次辜负了我,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母亲。儿子睡了,我用啤酒吞下满满一瓶的药。我打电话给母亲,请求她的原谅。母亲听到我声音不对,赶过来看我。

我被送到九七医院抢救。第二天,我醒来时,是母亲和继父陪在我身边。继父哭着对我说,“蕾蕾,你不为别人,也要为爸爸和妈妈活着。”那一刻,我哭了。我感激母亲与继父再次接纳了我。

当天晚上,我不顾母亲的劝阻,坚持回到了家中。安很晚才回来,在他转身去卧室的那一刹那,我看见了他脖子上赫然两个“吻印”,那一瞬间,我瘫倒在地上。想到自己为了他付出那么多,甚至不惜伤害任何人,他却一而再、再而三地伤害我,巨大的愤怒让我冲进了厨房。我操起菜刀,向安砍去。那时,我万念俱灰,只想与安同归于尽。鲜血从安的胳膊上流了下来,那一刻,他的眼中一片寒冷,我知道,一切都结束了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